健康养生
从我心开始

星云大师参学琐忆:太虚大师

【视频】:浙江普陀山风景区旅游形象片   【视频】:六集纪录片《法门寺》

【视频】庐山东林寺庄严摄心形象片   【推荐】苏州弘化社慈善基金会

做一个领导人固然很难,但能被人领导不仅不容易,更是一门学问。我从小在丛林生活,就有希圣希贤的观念,希望佛教界能有一位领导者,可以让我追随,而太虚大师就是我想追随的对象。

太虛大師

太虛大師

太虚大师(一八八九~一九四七),浙江海寧县人。他为了佛教的復兴,针对佛教丛林的积弊,提出了──

教理革命,重在自利利他的精神,增进人与人间的互助互爱。

教制革命,改革僧伽制度,培养出真正能住持佛教的僧团。

教產革命,寺產为十方僧眾所共有,为培育僧才、兴办各种佛教事业之用。

当时我还年少也不太懂,但知道佛教必定有陈旧或垢病的地方,需要这些改革,才不会被社会所淘汰,所以自然对这些復兴佛教的理念,非常支持。

建立人间佛教性格 震撼啟发

我和太虚大师没有真正的接触过,只是有一次,记得是在一九四六年,太虚大师当时是中国佛教会常务委员,他来焦山借场地、设备,准备开办「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会务人员训练班」,我和其他佛学院的同学,都在路旁合掌,表示欢迎,太虚大师身旁有一群人跟随著,他忽然站了下来,刚好面对著我,朝我看,我想他定要跟我们这些学生讲几句话,只是一时无从讲起,只连说:「好、好、好。」就走过去了。

太虚大师一连说三个「好」,这是什麼意思?犹如禪门公案,在我心中参究不已,当下就立下志愿:我一定要「好好」的端正自己的言行,我一定要「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起心动念,我一定要「好好」的用功读诵经典,我一定要「好好」的注意自己的威仪行止,我一定要「好好」的弘扬佛法,我一定要「好好」的普度眾生,我一定要做一个「好的」出家人,我一定要把太虚大师跟我说的「好」能兑现。

过后不久,我获得家师志开上人的允准,准备回扬州,这是我出家多年以来,第一次能回俗家探亲,实在是喜不自胜,但为了参加太虚大师的「会务人员训练班」,而放弃了回家探亲的机会。

太虚大师在会务训练班上,讲过一句话:「我们要建立人间佛教的性格。」

这句话给我很大的震撼。

培养群眾性格 普利眾生

自古以来,佛教在一般社会人的看法,是属於丧葬佛教,只有在人往生时才会想到佛教。或佛教徒学佛的目的,不外是为了要闭关修行、为了要自求解脱、为了要了生脱死,或是为了要能往生极乐世界,都是站在自我的立场在设想。所谓「弘法为家务,利生为事业」,不从事佛教事业来普利眾生,不推动社会福祉来服务人间。没有把佛法落实在生活中,这种佛教如何能成为大眾所需要?

太虚大师在圆寂前,曾经写了一本《菩萨学处》,成为日后佛教僧信修学佛法的范本。菩萨学处就是身为菩萨,要修学佛法的方法、科目。也就是说要建立人间佛教的性格,先从自己开始,以佛菩萨为榜样,学菩萨的悲心,愍念一切眾生;学菩萨的柔言慈语,讲经说法,让眾生得到正信;学菩萨为度眾生,不生退却,能观其根性,难行能行,难忍能忍。

如果一个人,没有利人心、大悲心、大慈心、智慧心,便失去身为菩萨的资格。所以我们要学菩萨的觉悟、慈悲、忍耐、智慧、健全与圆满,培养人间佛教的性格、群眾的性格,不能有孤独、自了的个性!

一九三八年,太虚大师在欧美各地弘法,途中一再倡导佛教要成立「世界佛学院」、「佛教友谊会」,但由於经费缺乏,又无人承担而作罢,可是佛教需要「国际化」的观念则深植我心。

因缘成熟 佛教推向国际

也因这句话,我从一九六三年,第一次和白圣法师组织「中国佛教会访问团」到世界各国访问。从那时起,只要有因缘出国,我都非常用心的观察当地的佛教状况、信眾族群。

在因缘成熟下,一九七八年在美国成立「国际佛教促进会」,而开始筹建西来寺,后接著相继在美洲各地、欧洲、澳洲、非洲、大洋洲、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地,一共筹建了百座以上道场及佛教事业组织,这都是将佛教推向国际化的脚步。

一九四七年,太虚大师在上海圆寂,那时我人正在宜兴,听到这个恶耗,顿时日月无光,失魂落魄了好几天,除了难过外,更为中国佛教悲哀,觉得佛教失去太虚大师,没有人领导,佛教没希望了。

记得太虚大师曾说过,要如何成为一个有担当的「新僧」?不外要发扬「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僧团要自食其力、自立於社会,要创办佛教事业以自给自足。

故佛光山创建之初,就依此精神,在有规划、有组织、有系统下:

创办僧伽教育及世间大学,培养佛教人才及社会的菁英。

出版佛教刊物、报纸及电视弘法,把佛法送进每个家庭。

开办诊所,布施、救济,兴办养老、育幼等,福利社会。

三个好字 永留心中实践

太虚大师在圆寂前,曾经写了一本《菩萨学处》,成为日后佛教僧信修学佛法的范本。

太虚大师在圆寂前,曾经写了一本《菩萨学处》,成为日后佛教僧信修学佛法的范本。

除了寺院道场的共修外,更成立各种不同属性的社团组织,给不同需要的信眾,都有增加学识、技术及修持的环境。

又先后主办过世界佛教僧伽会、世界佛教徒友谊会、世界佛教青年学术会议、世界显密佛学会议、国际禪学会议……并和韩国通度寺、泰国法身寺缔结为兄弟寺,派遣僧眾到世界各国留学……以促进国际宗教交流。

这些弘法的方向,皆是在实践太虚大师所提倡的人间佛教,使佛教人间化、大眾化、普遍化、国际化。

太虚大师对佛教革新的理念、復兴佛教的心愿,至今我都一一在努力推行著,以不辜负七十年前,太虚大师在焦山面对著我说:「好、好、好。」

若舜老和尚

若舜长老(一八七九~一九四三),江苏泰县人。在法系上是我的曾师祖,在僧团中是我的得戒和尚,可见我和他的因缘是多麼深厚。

若舜长老在宣统年间,曾经担任镇江金山江天寺的监院,后来受栖霞山宗仰上人记别,一九二一年,继任法席。早期为了栖霞山的建设,专程到香港劝募,得到「东莲觉苑」张莲觉居士的护持,后来在香港九龙新建了「鹿野苑」道场,成为栖霞山的下院。因此大多的时间,若舜老就在香港的下院弘法。

我刚出家时,就常听说若舜老在香港弘法,讲经说法所收到的供养,都寄回栖霞山,做为寺院大眾的生活所需。现在回想起来,栖霞山那时真的很贫穷,我们每天几乎都是吃稀饭、喝「糝籽粥」的日子,只要若舜老从香港回到栖霞山,第二天就有白米饭吃了。对这麼一位师祖辈的长老,感觉他就如同爷爷、父亲一样,为家在奉献,让人感恩不已。

一九四一年,我十五岁,已在栖霞山三年了,奉师父慈命要求受三坛大戒。但三坛大戒必须要年满二十岁,才有资格受戒。承蒙得戒和尚若舜长老、教授和尚仁山长老、开堂卓尘老和尚、陪堂明度法师等都同意我受三坛大戒。在这许多长老的见证下,我十五岁就受足三坛大戒,成为合格之出家人。

这一年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若舜长老,那时他已是六十多岁了,刚从香港回到栖霞山,准备担任此次三坛大戒的得戒和尚。得戒和尚又称戒和尚,是传戒仪式的核心人物,也是戒子所受戒法的传授者,本身除戒腊须在十年以上之外,且要有丰功硕德,严守戒法,具足智慧。戒子们必须要遵从他的传授才能得戒,成为一位有传承的佛弟子。

若舜老平时给人的印象非常和蔼可亲,但在戒期中,对那些怠惰、不守规矩、没有礼仪的戒子,训诫起来,可就变得非常严厉,且手上的隔閂,毫不留情,兜头就打下来!那时我个子矮小,常常都排在后面,看到他严厉的样子也会害怕,不知他的隔閂,什麼时候会打到我。

当时我很疑惑,为什麼如此慈祥的老人,怎麼一进入戒坛就判若两人?现在我才懂得,在戒会中,来自四面八方的戒子,龙蛇混杂,贤愚不等,若没有金刚怒目的威吓,实在难以调伏大眾。打骂的教育,是若舜老更大的慈悲。

在五十三天的戒期中,记得好几次,若舜老从我的身边走过,脸上总带著慈悲的微笑。有一次,我和排班的队伍前进时,若舜老在转角处喊住我,问道:「你师父是谁?」「是这裡的监院,上志下开上人。」「你愿意跟我到香港去吗?」那时候的我年纪小,不知香港在哪,也不知到香港做什麼,只知慌张地回道:「这要问我的师父,我不敢去!」他一听,也没说什麼,就要我赶上排班的队伍。(往后几年,在栖霞念书时,同学们经常来往於香港帮忙下院之法务,可是我都一直无缘到香港。)

慈爱鼓励 岁月洗鍊不忘

还有一次,若舜老特地停下来,对著我说:「好好学习,要做个好和尚。」虽然话语简单,但我感受到老和尚那种慈爱和鼓励。

一九六三年,我曾随团访问了东南亚的泰国、印度、马来西亚等地。在经过香港时,专程到栖霞下院瞻仰礼拜,这也是我第一次目睹「鹿野苑」的真面目,并在若舜长老灵骨塔前顶礼。

想著若舜老要我「做一个好和尚」,至今已过了七十五年了,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裡盘旋。我不只这一世要做个好和尚,我还发愿,来生我还要继续当和尚,甚至生生世世也都会做个好和尚。

站外链接:佛弟子网   |  无量光明佛教网  |  新浪佛学  |  弘善佛教网  |  大安法师的博客  |  东林寺

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佛学讲座莲心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