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养生
从我心开始

叶小文:法门寺、赵朴老与星云大师

【视频】:浙江普陀山风景区旅游形象片   【视频】:六集纪录片《法门寺》

【视频】庐山东林寺庄严摄心形象片   【推荐】苏州弘化社慈善基金会

叶小文:法门寺、赵朴老与星云大师(上)

2009年5月9日,我即将离任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之前,有幸见证了一桩佛门盛事:陕西扶风县法门寺规模恢弘的“合十舍利塔”落成启用。

法门寺之佛门盛事

法门寺之佛门盛事

相传为释迦牟尼的“佛指舍利”隆重入塔安奉,几万群众冒雨前去瞻仰。盛唐时期“玉棺启见佛指骨,曾使唐皇泪盈目”、“举国上下争迎拜,倾城遍野持香华”的场面似又重现。我不禁感叹,此时此地此景真乃“千载一时,一时千载”,承载着“千载佛家圣地,万世人文经典”的重托,乃“秦人自豪,国人骄傲,众人欢喜”。

朴老有一首感人肺腑的《扶风法门寺佛指舍利出土赞歌》,为佛指舍利隐藏千年后现世高唱低吟:“重现庄严争寸阴,护持法物重微尘;心光常注近及远,事业毋忌后视今……”且让我们从这里把眼界放开,由近及远:

———三千年前,这里是周朝的发祥地,中华文化人文精神的源头。中华文明在这里发酵、积淀、聚合、流传;

———两千年前,佛祖释迦牟尼选择了这片神奇的土地,世界上唯一的一枚佛指舍利从印度来到了岐山———今天的宝鸡,在这里扎根久住,与中华文化结下不解之缘;

———一千年前,经历过大唐盛世数次的供奉,佛指舍利神奇地藏而不露;

———新千年、新世纪到来之际,中华欣逢盛世之时,佛指舍利再现人间,“从地涌出多宝龛,照古腾今无与并;凝视莹莹润有光,不同凡质千年藏”。

佛指舍利,凝聚着世界上数亿佛教信徒的精神信仰,见证了中华民族盛唐气象、由盛而衰,又重新崛起、民族复兴的沧桑历史。佛指指向的不仅是佛教倡导的慈悲、智慧,也指向着中华文化的和谐、和合精神。佛指安住法门寺。按佛教的意思,不二法门,是摆脱烦恼的解脱之门、内涵丰富的文化之门。

新建的“合十舍利塔”,则阐发着“和谐世界,众缘和合”的道理。五个指头各有长短,只有不争短长,屈指抱拳,才能积聚力量;只有相互依靠,“合十”祈福,才能皆大欢喜。合十,代表着尊重,不同文明、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之间需要尊重。“合十舍利塔”的建成,也体现着中国政府对宗教信仰自由的尊重和保护。合十,代表着欢迎,法门寺、宝鸡市、陕西省、全中国,欢迎四海宾朋。这里将成为海峡两岸沟通的又一个窗口,中国与世界进行佛教文化交流的又一个胜地。合十,代表着祈愿,愿善缘广结,愿亲缘珍惜,愿法缘殊胜,愿顺缘具足,愿助缘相资,愿良缘即至。

“心光常注近及远,事业毋忌后视今”。当天,我在现场,浮想联翩,恍如梦景。此为何时、何地、何景?

——此时,在中国海峡两岸刚刚圆满举办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之后,我们更加感到,时代对中国佛教寄予了殷切希望;

——此地,从佛教上讲,是“荷担如来家业”的宝地;从文物上讲,是珍藏稀世国宝的重地;从政府来讲,是“护持法物重微尘”,联系和团结信教群众的圣地;

——此景,“千载胜缘逢盛世,好将佛事助文治”,中国佛教界会为弘扬传统文化精华,构建和谐社会,共建和谐世界,发大愿力,擂大法鼓,放大光明。

朴老已远去,却音容笑貌宛在,哲人风范长存。记得他给人题字时常盖“无尽意”章,书斋取名“无尽意斋”,自称“无尽意居士”。

赵朴老之“无尽意”

赵朴老之“无尽意”

大家习称赵朴初为“朴老”。朴老不老,其意无尽。朴老说,“无尽意”出自《无尽意菩萨经》的“行愿,意无尽”,乃悲愿无尽,智慧无尽。朴老是借以表明对祖国无限热爱,为人民、为佛教报恩无尽、奉献无尽的赤子情怀。朴老又说,苏东坡有“短篱寻丈间,寄我无穷境”的佳句,诗人已顿悟宇宙无穷尽而人生有限的道理,所以面对艰难困苦也能豁达乐观、随遇而安,“无穷境”是孜孜以求、不改抱负,无私、无我、无执的境界。这大概是朴老关于“无尽意”出处的又一注解。朴老还说,“我们都是一滴水,只要尽力而为,滴水可奔入大海,永不干涸。唯有身归大海,滴水方得功德圆满。”这应是“无尽意”内涵的说明。滴水的“无尽意”来自大海、归于大海,朴老的“圆满功德”也来自和归于他衷心热爱、终生奉献的祖国、人民和佛教事业。将佛教的“慧灯”无尽际地延续下去,这应是“无尽意”外延的扩展。为此,朴老一生提倡和践行“人间佛教”———知恩报恩、护国利民,以戒为师、师表人天,慈悲济世、甘于奉献,以和为尚、“六和”为敬。

朴老留下的遗嘱,似乎还在向人们倾诉所执著的“无尽意”之意:“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我兮何有,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朴老是要告诉我们,他已远行,谁还在那里感叹“安息”、思念不已呢?明月清风意无尽,不劳寻觅事无穷啊。虽已到“了脱生死”的境界,但他毕生无限热爱祖国的志愿,为人民、为佛教奋斗不息、奉献不止的事业,定会后继有人,薪火相传,好比是“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无穷无尽,继往开来。

我任国务院宗教局长期间,按朴老生前的指点和生后遗愿,也就倾力支持中国佛教界,成就一件件护国利民的大事。从佛指舍利2002年赴台供奉,打开了海峡两岸佛教交流的大门。2004年两岸佛乐世界展演,“非典”之后在厦门举行两岸佛教共同祈祷国泰民安大法会打通两岸民众往来,2005年海峡两岸暨港澳佛教圆桌会,2006年“百寺千僧”一天内为救助印尼海啸捐款千万元,第一部佛教交响乐“神州和乐”到东南亚巡演。特别是2007年苏州寒山寺精心打造了一口刻满《金刚经》的仿唐大钟———“和平种”赠送台湾佛光山;随后,杭州灵隐寺又特地用10吨铜打造了10米长的铜桥,名曰“同源桥”,专程送到台湾中台禅寺,我撰文盛赞:“桥之用在‘通’,通东西南北,通此岸彼岸。无论关山险阻、江河阻断,有桥则可以飞津济渡、跨水行空。……两岸佛教同根同脉、同出一源。念的是同一本经,传的是同一个法,走的是同一座桥,拜的是同一个佛。念佛的人虽然是‘小桥流水人家’,却要成就大千世界的无量功德。隔山隔水不隔音,13亿大陆同胞和2300万台湾同胞是血脉相连的命运共同体。”

往事历历,“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朴老不老,其意无尽。

以“和谐世界,从心开始”为主题的首届世界佛教论坛(现在已接续办到第四届了),更不断呈现出中国佛教的大气象,展示着人间佛教的“无尽意”、赵朴老的“无尽意”……

我因任国家宗教局长的职责所系,要推动两岸佛教交流,便有缘与星云大师交往甚多。脑海里常能想起他的话,感悟到一个努力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希望共圆民族复兴梦,虔诚善良的佛教徒的赤子之心。

星云大师之“爱别离苦”

星云大师之“爱别离苦”

星云大师对我说过,佛教讲世间的“八苦”之一“苦”,是“爱别离苦”。爱得越深,思得越切,别得越久,苦得越重。中华民族本是一家,大陆人、台湾人,都是中国人!两岸骨肉同胞长期不能团聚,乃国之大殇、乡之深愁。两岸本是一家,但一度多年隔绝,不通则痛,痛则不通。他呼吁,“三通不通,宗教先通。宗教不通,佛教先通。佛教不通,佛指先通”。2002年,他牵头成立了“台湾佛教界恭迎佛指舍利委员会”,促成了佛指赴台、400万人瞻礼的盛事。

2003年我率团访日,星云大师闻讯又专程从台湾赶到日本,陪我同游富士山,至“五合目”饮茶叙旧。我们默默对坐良久,百感交集,却又相视无言。这是怎样的“爱别离苦”的乡愁。我写了首小诗回忆当时情景:“男儿有泪不轻弹,英雄一怒喷火山。无情未必真豪杰,尚留泪痕挂山峦。五合目外春尚寒,一饮君茶暖心间。异国更有思乡苦,万语千言却无言。”

在台北举办数万人的“佛光山祈祷两岸和平大法会”,从大陆苏州寒山寺请来“和平钟”。星云大师在会上赋诗云:“两岸尘缘如梦幻,骨肉至亲不往还;苏州古刹寒山寺,和平钟声到台湾”。我也以诗相和:“一湾浅水月同天,两岸乡愁夜难眠;莫道佛光千里远,兄弟和合钟相连”!

星云大师常说,有佛法就有办法。是的,弘扬包括佛教文化在内的中华文化优秀传统,可以增强休戚与共的民族认同,不断解决前进道路上的各种问题,终结两岸对立,抚平历史创伤,共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

大师积一生万语千言,归结起来,就是“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写好字”。

大师87岁,曾送我一幅字——“有情有义”,“两岸一家亲”的深情大义皆在其中;

88岁,又送我一幅字—————“有你真好”,殷殷思念之情跃然纸上;

89岁,再送我一幅字——“我有欢喜”。

为何是“我有欢喜”?大师说,世界上有金钱、有名位、有富贵,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欢喜”才可贵。如果拥有了世界上的一切而不欢喜,人生有何意义?当然,这个“我”是“大我”,欢喜也不是个人单独的欢喜,而是与人共享、共有,用佛教的话说,就是人间佛教“法喜充满”的“大欢喜”。

  (叶小文: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理事长)

叶小文:法门寺、赵朴老与星云大师(下)

佛指舍利到台湾之后,又去了香港。在两岸三地巡回供奉,可谓“厚德载物”,是两岸三地民间最自然最亲切的交流活动。大家的亲情、友情、法情、乡情,互相交织,渐行渐近,水乳交融。

赵朴老与星云大师,是当代中国佛教的两颗巨星———闪烁在海峡两岸,照耀在天地之间。

我任国家宗教局局长时,与星云大师从交往甚多到结为忘年交的挚友,不仅因为要推动两岸佛教交流的职责所系,更因为朴老对星云大师的一往情深所感。

还记得,我任国家宗教局局长不久,朴老就特地给我看过两幅他的诗词墨宝。一是《一九九三年一月二十九日赠星云大师》,缘起是“星云大师来金陵省母,余藉缘南下与师相见,共叙昔年‘千载一时,一时千载’之语,相视而笑。得诗两首,奉乞印可”,诗云:大孝终身慕父母,深悲历劫利群生;西来祖意云何是?无尽天涯赤子心。一时千载莫非缘,法炬同擎照海天;自勉与公坚此愿,庄严国土万年安。另一幅是《调寄忆江南词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日至南京赋赠星云大师》:经年别,重到柳依依,烟雨楼台寻古寺,庄严誓愿历僧只,三界法云垂。金陵会,花雨满秦堤,登岸何须分彼此?好从当下证菩提,精进共相期。

朴老是在以诗示我,尽管海峡两岸还处于分离状态,但毕竟是一家,迟早要统一。有佛法就有办法,可以“法炬同擎照海天”;有高僧就有努力,“好从当下证菩提,精进共相期”。

还记得,2004年,当时已久病不起的朴老不顾医生劝阻,坚持亲自到香港为佛指舍利赴港主礼,那是朴老最后一次参加公众活动,回来一年竟然就与世长辞了。当时我陪着朴老,会见专程从台湾赶到香港的星云大师。只见二老紧握双手,互相凝视,百般感慨,尽在不言中。良久,朴老才深情地说,医生们都不许我远行。其实我哪里是只为送佛舍利过来,我是要和你见一面啊!闻此言,我感动不已,朴老这是在言传身教开示我,作为大陆主管宗教事务的官员,一定要和台湾高僧以诚相待、深交朋友啊。尽管回到北京后,朴老就再没有离开医院,但我每次去看他,他都十分欢喜,谆谆教导我:“佛牙何所言,佛指何所指?有了佛陀慈悲、智慧的加持,能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祖国统一,民族复兴,世界和平,皆大欢喜。”

还记得,朴老91岁时,曾手书一幅大字赠送“星云大师印可”,上面写着“富有恒沙界,贵为人天师”。而星云大师回忆,“当赵朴初居士九十几岁逝世的时候,我不能前去为他奔丧,只有亲自题写一幅‘人天眼灭’,托人带去北京,表示哀悼。多年后,我到大陆去访问,在他的灵堂前,看到我写的‘人天眼灭’还挂在中间,他的夫人陈邦织女士接待我,带我参观他的故址家园,让我怀念不已。赵朴初居士,这也是现代的菩萨。”

赵朴老与星云大师

赵朴老与星云大师

一个“贵为人天师”,一个“人天眼灭”。这岂止是“惺惺相惜”?实乃“星星相耀”满目辉!
细读《星云大师与法门寺》,可以看到朴老与星云为什么要那么执着,历经艰辛,终于成就了“2012年之春舍利入台形成的‘佛手牵两岸,雷音震五洲’”这个“新千年、新世纪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历史画卷”,从而成就了“贯通中国佛教史两千年”。

史载,法门寺这枚佛祖释迦牟尼的灵骨,是阿育王派遣使者送到中国的,经历代供奉,至唐代深藏地下,又经1000多年才重现世间。这对全世界佛教徒来说,从古至今都是至高无上的珍宝圣物。佛指舍利如《金光明经》所说,“是无量六波罗蜜功德所薰”,“是戒定慧所薰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佛指舍利表示佛的福德和智慧,是佛留给众生的宝贵遗产。《涅蓜经》云:“以胜金刚定,自碎金刚身,不舍于大悲,舍利犹分布”,也就是说佛陀虽灭度,但遗留舍利,分布世间,令世人瞻奉供养,是稀世珍宝,见舍利如见佛陀。因此,从唐代开始,朝拜佛指舍利就成了众生最为欢喜的福事,出现了“举国上下争迎拜,倾城遍野持香华”的盛况;“万乘焚香,云五色而张盖;近结城楼,日重光以见轮”,规模宏大,旷世盛典。

正是因为佛指能令信众无比欢喜、增福增慧,星云牵头,台湾佛教界2002年迎请佛指舍利到台湾供奉37天。全台湾2300万人中有400万人近前朝拜,50万人沿途跪迎,男女老少,倾城而出。供奉期间,佛指舍利分别在台北台大体育馆、台北县金光明寺、高雄佛光山、台中综合体育馆、台中中台禅寺、高雄体育馆等处坛场供奉瞻礼,共举办108场法会,瞻礼膜拜者逾500万人次,信众逾50万人在佛指舍利巡礼沿途供奉瞻礼。2月23日下午,佛指舍利专机在香港着陆即飞台北,实际上是两岸自1949年以来的第一次直飞。24日,盛大的佛骨舍利迎奉法会在台大体育馆举行,台湾各山、各寺、各派的高僧大德、护法居士、数万民众齐聚,盛况空前。如此盛大集会,如此空前的凝聚,在过去的台湾社会绝无仅有。

从佛教的观点看,佛指舍利的重现于世,是在宣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即将来临。根据佛家观点,佛指舍利的出现和归隐有一定规律,基本上是“盛世出,乱世隐”。佛指舍利出现于世,正当中华民族引为自豪的盛唐之时。其后深藏地下,隐而不现。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步入了科技进步、文化昌盛、社会繁荣、人民生活安定的盛世,佛指舍利应运而出,预示着太平盛世再现,象征着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1987年5月佛指舍利出土后,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老刚结束对泰国的访问,便赴陕西法门寺瞻拜佛指舍利。这位80高龄的佛界泰斗连连点头赞叹:“伟大!伟大!真是伟大的发现!了不得!”当夜喜乐万分,挥毫泼墨,赋长诗一首,题曰《扶风法门寺佛指舍利出土赞歌》,用充满智慧的圣哲语言,论述了唐塔地宫的伟大发现。他认为这一重大发现是“从地涌出多宝龛,照古腾今无与并”的一个事件,因此“席不暇暖来西安,庆功劳苦宾主欢,示我录像幻灯片,恍如置身唐贤间;飚轮往返四百里,塔空亦可生欢喜”。面对当年不仅使百姓心生欢喜,也使唐皇激动落泪的佛指舍利,他万分感慨地写道,“玉棺启见佛指骨,曾使唐皇泪盈目;想见当年丈六身,一弹三界群魔伏;凝视莹莹润有光,不同凡质千年藏。”朴老禁不住大声感叹:“千载胜缘逢盛世,好将佛事助文治!”无独有偶,我记得有一个诗人也曾经这样写道:“你承受了沉沉黑夜的寒冷,你忍耐了漫漫岁月的孤寂,一个千年,又一个千年,等待一个盛世的出现……”盛唐时期佛指舍利现于世,于今又再现于世,可以说是应时而出。佛指舍利重现后的十几年,也的确是我们发展最快最好的时期。中国和平崛起、民族伟大复兴,确实指日可待。无论台湾,还是香港、澳门的未来发展,都系于祖国的发展与强盛,因此,普天之下的中华儿女无不盼望这样一个时代的来临。

与佛指舍利重见天日的还有近2499件文物,朴老在诗中赞叹道“金银琉璃众宝器,精微工巧辉煌极,金缕袈裟待展开,天衣遍覆无边际,勤劳智慧叹先民,妙手所到如有神,密藏加护赖佛力,多劫能留稀世珍”。朴老以一个历史学家的眼光评价众宝器时说,唐代是我国古代文化最灿烂的时期,法门寺地宫文物都是当时宫廷的珍品,代表了当时最高的工艺水平,在当时是无与伦比的,在今天也是极为罕见的,它将为我们研究唐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其中包括宗教、工艺、雕塑、美术等多种学科提供了大量的实物依据。这批国之重宝,数量之多、品类之繁、等级之高、纪年纪量之明确、保存之完好,为我国隋唐考古之仅有。

佛指舍利到台湾之后,又去了香港。在两岸三地巡回供奉,可谓“厚德载物”,是两岸三地民间最自然最亲切的交流活动。大家的亲情、友情、法情、乡情,互相交织,渐行渐近,水乳交融。朴老诗云:“影骨非一亦非异,了如一月映三江”,当时出土的佛指,除真身舍利外,还有三枚影骨,也都是千年文物。这三者的关系是“不一也不异”的关系,就像一个月亮映照在三条江水之中,正是一幅祖国统一的美好倒影。

(叶小文: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理事长)

转载来源:http://www.mj.org.cn/zsjs/content/2018-05/17/content_291101.htm

原文载于2018年4月23日《人民政协报》

站外链接:佛弟子网   |  无量光明佛教网  |  新浪佛学  |  弘化社  |  大安法师的博客  |  东林寺

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佛学讲座莲心音乐